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 暂无新闻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福清2018年香港生肖波色表 漫笔】史称“小杭州”:去海口一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浏览次数:        

  智能历史开奖记录,http://www.yallapena.com玉融文化專欄;傳播福清文化。每天精選福清民俗文化、歷史人物、名人軼事、傳說逸聞、名勝古跡、美食特產等圖文作品。喜歡福清文化的可關註,每天驚喜不斷。——

  今天小编要讲述的是隐居在福清的一个古老的名镇,它有个美丽的名字叫——海口!海口镇是福清五大古镇之一,始建于北宋,因其雄居福清湾顶部,扼龙江之入海故得名“海口”。福清的方言说:“一日去海口,三日讲(勿会)了。”海口镇人杰地灵,历史悠久,早在北宋时就已建镇,史称“小杭州”。

  这个古镇依稀夹杂着我儿时的记忆,小时候茶余饭后,经常听起老人讲起“七巧三奇”的故事!那时候似懂非懂!如今渐渐长大,会讲这些故事的人越来越少,有的已不再人世,再也听不到那些惊艳过我们童年的故事。民间广为流传的“七巧三奇特”的故事,演绎着海口镇丰富的文化底蕴。故事脍炙人口,经久不衰,令外乡人由衷赞叹:“一日去海口,三日讲(勿会)了”。

  数百年来,福清民间一直流传着关于海口“七巧三奇”传说;那么到底是哪”七巧“哪”三奇“,说法不一,今天小编分享几则故事;看看“巧”在哪里,“奇”在何处!

  以下摘录福清民间文艺家俞达珠先生“七巧三奇特”一书,”七巧三奇特“目录:

  海口镇诸如此类在民间流传甚广的传说不胜牧举!而从文人墨客来讲述的话,海口也出过众多贤臣名士,诸如南宋直言进谏的副宰相陈贵谊;北宋四岁能诗,世称“奇童”的蔡伯俙;一拂居士郑侠(牛宅村)、理学家林亦之;冒死请民愿的林杨;抗倭名将项志德;明代管一州司法、刑狱的林正亨(城里村);湖广按察使佘梦鲤;舍地收埋“屠城遗体”的谢名世;民族英雄林则徐(祖籍岑兜村),革命烈士陈振先;著名侨领印尼富豪林绍良(牛宅村)等等!

  福清境内闻名遐迩的唐陂、宋桥、元佛、明塔、清寨,海口镇就占了2个,”宋桥之卧波渡人,元佛之笑拥三界“,谓之一镇两“国宝”。

  图 宋橋——“海口龍江橋”它與龍海江東橋、泉州洛陽橋、晉江安平橋合稱福建省古代四大橋梁。

  图 元佛——“瑞巖山元代彌勒佛”被誉为“江南第一佛”的瑞岩弥勒佛石像,于元代至正年间,由邑人吕伯恭召集工匠精心雕琢而成。

  海口“七巧三奇特”的故事时代久远,往往伴随着人类的成长历程而经久不衰。故事大都以口头形式传播;如表达生活变富或弱者获胜的愿望,对于机智善辩的赞扬、对于愚蠢呆笨的讽刺等。情节夸张、充满幻想,大都表现了人们的良好愿望。现将“七巧三奇”故事记录于下,以飨读者:

  称为“海口第一高峰”的东岳山,因为山顶奇峰突起,像一口反扣的大锅,当地人又称其为“覆釜山”。山巅处至今还有贝壳化石,可见此山在若干万年(或许更早年代)前属于海洋地带,后因地壳变动,挤成山峰,这叫做地球造山运动。

  宋宁宗嘉定八年(公元1215年)在覆釜山东麓建一“东岳行宫”。此高规模宏大,屋宇九十九间,“海口凡百工程,十居其九”,且“显圣威灵”。因庙名显遐迩,而山随庙名称为“东岳山”。其庙虽于清嘉庆九年(1804年)毁于火而无存,而东岳山名称却一直延续下来。就是这样一座山,却有一种奇特的自然现象:每当久旱不雨的时候,只要东岳山顶出现云雾环绕其间久久不散,农民就会高兴地奔走相告:“东岳山戴帽,不过三日有大雨。”若当久雨不晴,人们希望雨过天晴的时候,如果东岳山浓雾仍不散,即使天已晴朗,不过一二天又会有大雨来临。据古代传说:远古时候,东、南、西、北、中五海龙王上天朝见玉皇大帝,其时东海龙王敖广上天,路经海口,见此地景色甚佳,就徘徊玩尝误过时间,不得上天,且被罚变成一山,就是东岳山。此山系龙脉,龙能行云布雨,“行云如喷雾,布雨降甘霖”,且有应验,故曰:覆釜大山巅,时雨欲降喷雾。

  海口后井村有一后生,姓林名茂藻,父母早逝,娶妻生有一子。夫妻两勤劳俭朴,过着小康生活。不过时时感到没有老人照顾孩子,未免羡慕别人家父母在堂,承欢膝下的乐趣。自然而然又怀念起自己的父母来。有一天,林茂藻到海口街卖菜,见有一个衣衫褴褛,满身生疮的老人,沿街叫唤:“谁要我做父亲!”人们听了未免好笑,视他为颠疯汉,不予理睬。而林茂藻却想到自己家中正缺一人照管小孩子和看守门户,何不请他住到自己家中。于是来到老人身边,说出自己的意愿。可老人满口说:“要当父亲不当佣人。”围观的人众,有的取笑,有的起哄,使茂藻愈感难堪。林茂藻赌气之下,说:“当父亲就当父亲,到我家来吧。”茂藻和他妻子对待老人,十分恭敬孝顺,老人甚为感动,早晚帮助操劳家务。不过老人所定宗旨:“日久才能见人心。”

  为了试试林茂藻的心地,一天,他让孙子故意失足跌倒天井,孩子被跌得哇哇直哭。茂藻夫妇闻声赶来,先扶起老人然后才去抱孩子。邻居叔伯们有的称赞他孝顺,有的责怪他不先抱孩子。茂藻夫妇说:“我们还年轻,没有了孩子可以再生,没有了父亲难找啊!”老人听进耳中,记在心上。

  光阴荏苒,不觉已到端午节,田里水稻正在扬花吐穗。老人一早从田间巡水回来,对茂藻说:“今天要去割稻。”茂藻听后甚感突然。但转念一想老人吃的盐比自己吃的米还多,老人的话说不定有道理!于是就拿起镰刀到田里去割,并遵照老人的话,把稻草晒干存起来。开始乡邻不解其意,传为笑谈。迨至农历七月半,大家才晓得其中奥妙。原来此时镇东卫养的一群军马全部病倒了。一天,有一过路医生对卫官说:“只有用端午节割下的稻草喂马才有效。”消息传开,马夫们都找到林茂藻家买稻草,果然草到病除,林茂藻从中赚到一笔大财。到了年底,老人对茂藻说:“自己出门多时了,想回家看看。”但又不说明家在何方,茂藻舍不得老人离去,再三挽留,老人固执要走,只好答应。并亲自送行。别时老人说,他床头有一包糕点留给茂藻吃。茂藻回来后,到老人床头一看,原来是一堆臭味难闻的大便。心想自己对待老人不周,惹起老人生气,他才如此恶作剧。便把家中养的一头大肥猪赶来把大便吃了。

  到大年三十日早上,茂藻把这头猪宰了,剥了毛后,正准备开膛破肚,全身不留一毛的白猪突然虎地跑了,直跑到村后一口井里去。茂藻追到井旁一看,不见踪迹,一再打捞,还是一无所有。此时,茂藻才省悟到老人定是神仙,一堆大便是老人考验他的“仙丹”,自己缺乏慧眼,错过良机,倒作成了白猪升天得道。这口井,后来人们叫它“白猪井”。

  话说海口镇自宋以后,人口骤增,到处凿井。至明代,竟出现“屋屋穿井”的景象。其中有三口井,名得特别,分别名为“响井”、“通海井”、“白猪井”。且都有故事传说。

  先说说“响井”:相传在明弘治年间(公元1488年至1505年)海口有一渔民,名叫项上林,他的妻子人称上林嫂,为人贤淑,勤劳善良,她每天带着丈夫讨海回来换下的衣服,到龙江书院旁大井边浣洗。有一天,突见井水浮动,井内“轰轰”响声不绝,回家后对丈夫谈及此事,项上林预感到“神灵示警”决定暂不出海。并传告乡邻亲友,劝大家不要出海。果然第二天风云突变,狂飙暴雨,恶浪滔天,外地出海的渔船多葬身鱼腹,唯有海口渔民,因得“响井”警,避过一难。

  此后上林嫂依然每天拿着衣服在井旁浣洗。细观井水,倾听响声。一听见井响,就传告乡亲们知道。海口渔民、船民靠这“响井”报警,避过了许多灾难。为了不忘上林夫妇的恩德,大家把“响井”叫做“上林井”流传至今。

  端阳节赛龙舟,这是我国两千多年来民间纪念屈原的一种活动,也是有益的水上运动。海口在历史上虽属称为“南蛮十八洞”的海滨“弹丸之地”,而赛龙舟的活动却也很早就盛行了,还流传一则“母鸡潭赛龙舟”的故事哩!

  传说在很早的时候,海口龙江境造了一条很漂亮的龙船,又选配了三十六个身强体壮、精力旺盛而划技又好的年轻划手,他们身经百炼,年年战胜敌手。这事引起不甘寂寞的龙江水宫中龙王的兴致,多年来端午节赛龙舟的热闹场面,他只能在水底听听声音,不敢在水面上观赏。因为龙王到陆地就会带来翻江倒海的巨浪,甚至招来,造成舟船倾覆、人命死亡,不用说没有玉皇大帝的命令,他这样做所带来的后果就是罪犯天条,而且人们也会惊得四散奔逃,龙舟赛也看不成了。因此他想自己训练一条龙舟取乐,但他的虾兵蟹将虽多,却实在低能,不管他怎样下死命令地严格训练,也练不成一支有素的划手。于是就别出心裁,想“请”一条龙船来为他每年在水宫中表演。这一年,龙江境“常胜”龙船竟渡到孟厝前的母鸡潭附近,突然船尾翘天,船头潜入水中,两岸观看的惊呆了,划手们并未觉察,依然使劲地划啊划啊,锣鼓也紧紧地敲打,眨眼间龙船不见。

  从此后,每年的端午节赛龙舟一开始,母鸡潭附近也就听到锣鼓声响,人们说,这就是那条龙舟在为龙王表演了。且不说过去是否有一条龙舟葬身江底,母鸡潭的锣鼓声不假,因为这块江中岩石高出水面,赛龙舟的锣鼓传到这里,引起反呼,相似北京天坛的回音壁,人们不理解,附成传说是很自然的事。自从赛龙舟活动停了以后,这里也就没有人再听到母鸡潭的锣鼓声了。

  北宋年间,位于龙江出海处的海口镇,相传住户“城内万三三,城外万四四”,密集的住家由官下尾沿着塔顶到陶园底,再由后井到登俊街,这中间隔着一个咸水湖,就是今天的塔下洋。这里,四通八达,商业兴盛,钜商富户云集此地,其中有三十六富翁祢为巨擘,他们经常凑集一处饮酒作乐,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一天,这三十六富翁又凑合一起,谈话间有人提起风水先生说,海口风水妙不可言;必出状元无疑,只是不知这花魁由谁家独占?一句话勾起三十六富翁抢占状元的欲望,他们计议:状元绝不能落在穷人家,为此要大做功德,大家捐资修造从东岸贤福挡到西岸赤屿凤山寺的龙江大桥。消息传开,海口城内外百姓无不高兴万分,因为两岸之间,江面宽阔,水深浪急,往来渡船历年来不知要沉没多少,修造大桥沟通东西岸已是几代人的心愿。不少人闻讯,纷纷找三十六富翁成立的造桥董事会,表示愿出资捐助,但都被一一拒绝,为的是富翁们怕这些百姓黔首捐了资就有抢得状元的机缘。

  三十六富翁抢占状元心切,董事会连夜筹资齐全,便到长乐县邀请来一位造桥名匠,即日动工。长乐师傅以为三十六富翁是真心做好事,也就废寝忘食踏勘设计,决定由东西两岸先砌起石堤坝,缩短江门,在一千四百二十八尺长的横江上打下四十一个桥墩,砌三十九个拱门,每个拱门上要用六条重达二、三十吨重的巨石做桥架,大桥尾造起两座石塔,接石塔到凤山寺铺下七尺长的小桥,全部用六米长五十公分宽的大石条铺起来。工程浩大,规模宏伟。

  这一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海口东西两岸锣鼓喧天,爆竹轰鸣,人山人海,欢声雷动,原来是造桥工程开工。站在前头的三十六富翁看着造桥能一箭双雕,既能赢得好名声,又可抢得状元光宗耀祖,个个好不得意,正在摇头晃脑间,一个衣衫褴褛、手持猪屎篮的老头子挤到他们面前,开口便要与富翁们搭腔。可是,一阵猪屎臭味直呛得三十六富翁掩鼻吐痰,任董事长的富翁认为大失体统,很不吉利,便一脚把这老头的猪屎篮踢下江中去,老头子并不生气,只“嘿嘿、嘿嘿”地笑着说:“你们有钱人真神气,大桥一字还未成划哩,派头就这么足啊?嘿嘿,嘿嘿……”走开了。

  时光荏苒,一晃六年过去了,可那填基的石头还没露出水面。三十六富翁本来就不是真心实意要修桥的,看看竣工之日遥遥无期,尚不知还要付出多少钱财,逐渐地对造桥师傅也怠慢起来了。长乐师傅见富翁们越来越吝啬,眼看大桥无望造成,便背起工具搭袋,告辞了。那位拾猪屎的老头看到造桥停工,提着猪屎篮又去见三十六富翁。这些富翁又要把他轰走,老头子却捋着稀稀疏疏的小胡子,“嘿嘿、嘿嘿”地笑着说:“这桥你们造不成,还是让我来造吧!”三十六富翁听后个个捧腹大笑,董事长指着江心奚落老头子说:“你这个嘿嘿不要说造整条大桥,就让你搭起急水三门也比登天难!若能搭得起,你子孙都可在桥上嗮猪屎。”老头子把猪屎耙往江心一指,大声说:“天地作证,就让我这个‘嘿嘿”独修那急水三门!”

  三十六富翁以为这个拾猪屎的老头讲疯话,也就冷笑几声走开了。可这个“嘿嘿”提起猪屎篮便去追赶长乐师傅,直赶到海口与阳下的交界处崎岭亭,才追上。这时,长乐师傅正坐在亭内为不能造好海口桥叹息再三。“嘿嘿”伯见到长乐师傅,喜出望外, 一五一十地把原委告诉他,要他回去帮他造桥,替穷人出口气。

  长乐师傅摇摇头,惋惜地说:“基石填了六年,还未露出水面,三门水太急,恐造不成了。”“嘿嘿”伯听罢又“嘿嘿、嘿嘿”地笑着,把猪屎耙往海口这边一指,对长乐师傅说:“你看,那是什么?”长乐师傅一看,喜上眉梢,一口答应立即归返造桥。原来他看到一群白鹤正停在三门急水那儿,这说明基石已快露出水面了。他俩回到海口后,穷人们听说纷纷前往帮工,“城内万三三,城外万四四”, 大家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工程进展迅速。“嘿嘿”又将自己平日耙猪屎耙得的三大缸银子捐献出来,买了色泽漂亮的桃花纹红石,铺在急水三门上作桥面。宋政和三年,即公元1113年,龙江大桥终于造成了! 雄伟的大桥横卧在龙江口,百姓个个欢天喜地,扶老携幼到桥上来举行竣工典礼,众人推举“嘿嘿”伯剪彩,羞得三十六富翁躲在家中不敢出来。“三十六富翁不如一‘嘿嘿’”的故事从此流传至今。

  海口瑞岩山石刻弥勒佛像,民间流传着有趣的故事;当年吕伯恭为了加快速度,就对领班老师傅说:要多请石工来刻。老石匠邀约同行,请了九十九个技术好的石工,可是要刻成什么样的佛像,大家心中无数,吕伯恭自己也未见过弥勒佛是什么模样,只好召集工匠们来商量。正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胖胖的中年大汉。

  此人面容和善,喜眉笑脸。看样子是急急赶路而来。他解开纽扣,袒胸露腹,自称是“西池村”人。听说吕伯恭捐资刻石是个大好事,特意赶来参加。他谦逊地说:我手艺不好,如大家不嫌就做个帮工吧。吕伯恭感到此人来了,刚好凑成百名石工,是个好兆头,就表示欢迎。这时有个小徒弟对班头说:“师父,这个刚来的大叔好福相呀!”一句话提醒了老石匠,心想按“西池”人的形象来刻不是很好么?他把自己的想法对吕伯恭说了,吕伯恭也觉有理。正版太子报 会从“黄牛”手中购买门票,因为有了现成的样谱,刻石进度果然很快。不过有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每天早、午饭在工场吃,大家都没有注意,晚饭是在瑞岩寺天井下吃,十桌饭菜,只有九十九人就坐,一天两天,不来吃晚饭的都是那个“西池”人。大家感到奇怪。后来发现早、午饭,他也不来吃,这就引起吕伯恭的疑心,难道是“西天人”,自己错听成“西池”人呢?于是就暗中到西池村查问,村民们都说没有此人。吕伯恭省悟是弥勒佛亲自来参加刻石,感到非常高兴,也油然产生了虔诚拜佛的念头,当夜就焚香祷告,求弥勒佛保佑刻石顺利。可是这样一来,第二天西池不来了。吕伯恭怕泄露“天机”,就对石匠们说:“西池”人家中有事不会再来了,直到完工以后,他才对石匠们透露真相。“弥勒佛显圣”的消息传遍四乡,各地来焚香的、观赏的络绎不绝,香火直排到奈何桥头。

  从此弥勒佛的形象也被公认定型下来,还流传一幅有趣的对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海口城里“城隍行宫”,本来大门匾额大书“城隍庙”三字。行宫与庙有什么区别,老面姓本不甚注意,然而封建社会中的各级官吏对此却是十分讲究的。海口城隍庙改行宫,是明嘉靖年间知县许梦熊下令改的。“父母官”为何如此重视一个神庙的匾额,这里也有一则故事。许梦熊任福清知县之后,为了表明自己是“民之父母”的地方官,就到各地“体察民情”,许梦熊到海口,有否改革什么弊政,民间从来没有谈及,可见许公只不过是庸庸之辈。倒是他改神庙为行宫,老百姓说他:“胆小架子大”。

  原来许县官到海口,第一件事就是到城隍庙行香,走到神庙门口,见大门顶匾额上写着“城隍庙”三字,立即停步不进庙门。跟随他的手下书吏和海口镇官感到疑惑。见许公沉思片刻说:“海口城隍不过是镇官之职,本县是七品朝廷命官,进庙行香如何下拜?”说完挥手示意:回去。身边师爷感到不妥,趋身向前禀道:“老爷,既然到此,不拜一拜神灵,恐怕有碍老爷前程。”“是呀!神灵不佑,官运哪能亨通?”许梦熊为难了,倒是海口镇官灵机一动,向前说道:“老爷,以卑职看来,海口镇不应建城隍庙,国朝太祖于洪武十三年封天下城隍,只封府、州、县城隍爷,并未封镇一级。卑职听前任镇官说,海口城隍庙是供县城隍爷来镇巡查时的住辕,就象老爷今天巡察海口的临时衙署。”“啊!你说得有理”,许公心中的一块石头顿时落下去。于是对手下书吏下令,马上把大门匾额改成“城隍行官”,然后恭恭敬敬地进庙行香礼拜。从此,海口城隍神也晋级为“七品鬼官”了。

  北宋线年),海口登俊出一个“奇童”蔡伯希,后来他的老家地方海口人称作“奇童巷”,由于方言近音,到现在人们叫成“麒麟巷”。

  蔡伯希年仅三岁的时候,邻居有个举人父亲做寿旦,前几天举人就写了一篇祝词,为了词句华美,反复朗诵推敲。蔡伯希听过两遍后就能背诵出来,举人很感惊奇,对蔡伯希父亲建议,让孩子去应“童子试”。在举人的鼓励下,伯希父母决心送子进京应试。第二年,父亲带他进京,因家贫无资备马,只好背着四岁的儿子,一路步行到京都开封,确是非常辛苦。到进城门时,一个守门门监在盘查中知道他们父子是从福建长途跋涉来赴考,甚为感动。就对蔡伯希开玩笑说:“你骑父作马”,蔡伯希认为是对他父亲的侮辱,就对道“父望子成龙”,消息传开,哄动满京城。童子试开科之日,蔡件希背诵了宋真宗所作的“御制诗”。規宗非常高兴,又写了一首诗褒奖他:

  随即赐进士出身,授秘书正字,召为“东宫伴读”,陪太子(后来的仁宗皇帝)读书。有一天在宫苑学习画画,画了一幅农民生活艰苦形象的画,真宗看了以为对他的政绩有碍,很不高兴,问他为什么这样画?蔡伯希说,我居乡间知道老面姓穷苦,他们都是“蒿目菜色”。真宗听后感叹很久。由于伯希出身下层,熟悉农民生活,关心农民生计,朝廷后来任命他为“司农卿”。

  “和尚爸尼姑奶”的传说,是“七巧三奇特”中最为突出的一“奇”。“奇”在哪里呢?瑞岩寺的和尚和祈福堂的尼姑却生有儿子,这不是佛门犯戒吗?更奇的是和尚尼姑及其后来做官的儿子的泥塑像,竟然进入山门,祀在瑞岩寺右廊,据说是他们符合佛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教义。

  旧时到寺进香和游览胜景的人们,都要请住持和尚讲述这个故事:很早以前海上里(现在的平潭,旧时属福清县治,设海上、海下两“里”)紫菜坛有个姓林人家迁居海口。男人林好义肩挑卖菜,妻子王氏料理家务,尚未生育。家口虽少,日子却过得很艰难。一天,林好义挑菜沿街叫卖,一直卖到大桥头,到厕所大便时,看见矮墙上有一个搭袋,随手拣起却是沉甸甸的一袋银子,足足有一百两。好义心想,丢银子的人心里一定很着急,说不定会酿出大祸,于是在原地等待失主。过了个把时辰,果然失主来寻找。这失主也是平潭人,只因其兄欠交官府钱粮,被地方恶霸诬为“海盗”,捕送福清县衙究治。县官一面扬言:“案情严重,拟判死罪”,一面暗示手下书吏出面活动,授意被告家属出银子百两赎罪。为了救被告一命,除亲友相助外,还借了高利贷凑成一百两银子赶往福清县衙赎人。因心乱如麻,在厕所大便时把搭袋放在矮墙上忘记带走。好义听罢,二话不说就把银子还他,失主干恩万谢。

  林好义做了好事,却因耽误卖菜遭妻子王氏埋怨,引起夫妻口角。好义一怒之下,决计离家,到瑞岩寺做和尚。妻子王氏看他如此绝情,也横下一条心,去祈福堂做尼姑。其实王氏此时已怀孕在身,只是一时气忿,无暇顾及。过了一个多月,好义奉师父命到海口街化缘,傍晚回寺路经祈福堂,适逢大雨,只好躲在尼庵门口避雨。也是老天怜悯,大雨下个不停,一直下到天黑,王氏出来关门,见丈夫在门口,心想自己身入空门,“六亲不认,一尘不染,”不能再和丈夫见面,就返回后院,向师父老尼禀告原委。老尼便请好义进庵,劝他们夫妻还俗。怎奈好义心灰意冷,无心再留恋红尘,只好借偏院住宿一夜,第二天就回到瑞岩寺。后来王氏在尼庵产子,取名“岩生”。

  转眼过了八年,王氏心想儿子该送去读书,就托一位师姐带着岩生到瑞岩寺认父。好义看到酷肖自己的儿子,心中深处的父爱油然唤醒,含泪把儿子送到瑞岩寺对面南阳境书斋中读书。这书斋里一伙顽童经常嘲笑他是“和尚与尼姑生的”,岩生怀恨在心,说:“有一日我做了大官,你们全村都要‘扫帚过刀、鸡犬不留!”

  后来,岩生果然中了状元,昔日同窗们也长大了,后悔当年羞辱他,现在怎生是好呢?想来想去,唯有全村迁居避祸,才是办法。于是全村人拆屋移居山下村。临走时各家扫帚都用刀砍成两截,杀了鸡犬,留下鸡毛狗皮,丢满村前。岩生回乡到瑞岩寺拜父,说及当年被羞辱之事,林好义劝儿子不可报私仇,说南阳境已“扫帚过刀,鸡犬不留”,村民也已畏祸迁居,知过能改,不应再计较了。岩生遵父命不再追究,倒是南阳境父老感激林好义“慈悲为本”的恩德,在瑞岩寺右廊塑祀他们一家泥像,世代供人瞻仰。

  近数十年来,福清民间传有这样顺口溜:“海口桥,利桥塔,前潘蛎,下桥蛤”,其实在七十多年前,海口的瑞峰塔据老人们说,比瑞云塔还高出八尺,此塔虽已于公元1913年倒塌,但从北宋宣和年间到二十世纪初的八百年间,颇负盛名,因此,似有记述的必要。

  在海口桥落成的第三年,即北宋徽宗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有一和尚法号道懋禅师在麒麟山(塔山)峰倡建七级石塔,历时二十年才建成,费资三万缗,名命“普光万寿宝塔”。因麒麟山又命名瑞峰山,塔亦另名瑞峰塔。塔式完全按佛教所谓“七级浮屠”建造,塔身刻有佛菩萨像数千尊,每个佛像皆勒其名号。每级门上,具刻有梵典秘字,均取诸藏经文。塔门装有一块“响石”,用手指弹扣,会发出铿锵的响声。又在塔旁建一塔寺,寺前另建一小塔,名“阿皇塔”。过一百四十二年,到南宋度宗咸亨二年(公元1266年)海口镇监镇(浙江金华人)王舆又募缘重建塔身,塔门两旁镌有小楷为记。元朝至正三年(公元1343年)福州廉和尚(法号海崖)游方至海口,见此塔建造“附合佛法”,很受感动,就把化缘所得之资,从山脚铺一条石路至塔座,从此游塔的人们行走甚感方便。明万历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本镇举人林允佐、林有台以及诸生林春荣、项大堪、郭应时等倡议开局功德祠内,改塔原石顶另铸造镂花大铜盘,盘上铸七级方茄葫芦顶,八面铁绳系于盘葫芦顶上。阳光照射下,数里外可见双金辉煌四映,光彩夺目,蔚为壮观。

  清初海口人士林以宷说:“我到过金陵,登过报恩塔,入关中见过泾县洪乐镇木塔,宏敞倍于普光,但佛像寥寥。其他金山、虎邱、温陵东西塔,比之普光都不及。”接着赞叹“不知海隅弹丸,何缘得高僧创造佛法,岂非天作乎!使此塔在通都冲要,则日所鉴赏者不知几千几万人矣,镇人宁可以近而忽之哉。”可见,瑞峰塔当时确非常塔可以比。林以宷没有提到瑞云塔(他不会没有见过瑞云塔),这说明比之普光塔,瑞云塔逊色远了。

  海口是福清千年古镇; 古有“小杭州”美称。明代军民抗倭寇可歌可泣的事迹,以及“七巧三奇特”、“一日去海口,三日讲勿会了”的典故等,光耀泉壤。如此之邑岂可无志。于是,明代万历年间东瀚万安举人欧应昌,虽说家距海口百里,却深爱瑞岩名胜,以通儒之才,住瑞岩山3个月,专修《瑞岩山志》,其体例严谨,记载详实,文字亦佳。

  惜刊刻无多,且历时400多年,至今成为孤本;清初布衣林以寀亲历海口繁华和破败后的荒凉,感慨之余,撰修《海口特志》。民国初年的乡塾先生林宜恒,关心地方兴衰与民间疾苦,直书当时的弊政和陋习,编成《续海口志》。后两志均因寒儒无力刊刻,只手抄本传世,至今几成孤本。

  我市民间文艺家俞达珠多方搜寻,集得上述三志书稿,经点校、补遗、整理后,命名为《海口志》,由侨贤许孙雄支持,于1994年交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出版。全书约20万字,系《瑞岩山志》、《海口特志》、《续海口志》三个部分组成。三个部分虽非系统著述,而所记历史陈迹,前代规章,亦历历可数。

  《海口志》既收录散记、诗词、题刻、碑文、史料、传说、逸事等,又收录今人所编写的几则民间传说及集校者的长篇故事《三奇七巧说海口》等,它的出版对于研究海口镇当时的人文和社会变迁提供重要的文史资料。

  玉融文化專欄;傳播福清文化。每天精選福清民俗文化、歷史人物、名人軼事、傳說逸聞、名勝古跡、美食特產等圖文作品。喜歡福清文化的可關註,每天驚喜不斷。——小编:伍定瑞

  今天小编要讲述的是隐居在福清的一个古老的名镇,它有个美丽的名字叫——海口!海口镇是福清五大古镇之一,始建于北宋,因其雄居福清湾顶部,扼龙江之入海故得名“海口”。福清的方言说:“一日去海口,三日讲(勿会)了。”海口镇人杰地灵,历史悠久,早在北宋时就已建镇,史称“小杭州”。

  这个古镇依稀夹杂着我儿时的记忆,小时候茶余饭后,经常听起老人讲起“七巧三奇”的故事!那时候似懂非懂!如今渐渐长大,会讲这些故事的人越来越少,有的已不再人世,再也听不到那些惊艳过我们童年的故事。民间广为流传的“七巧三奇特”的故事,演绎着海口镇丰富的文化底蕴。故事脍炙人口,经久不衰,令外乡人由衷赞叹:“一日去海口,三日讲(勿会)了”。

  数百年来,福清民间一直流传着关于海口“七巧三奇”传说;那么到底是哪”七巧“哪”三奇“,说法不一,今天小编分享几则故事;看看“巧”在哪里,“奇”在何处!

  以下摘录福清民间文艺家俞达珠先生“七巧三奇特”一书,”七巧三奇特“目录:

  海口镇诸如此类在民间流传甚广的传说不胜牧举!而从文人墨客来讲述的话,海口也出过众多贤臣名士,诸如南宋直言进谏的副宰相陈贵谊;北宋四岁能诗,世称“奇童”的蔡伯俙;一拂居士郑侠(牛宅村)、理学家林亦之;冒死请民愿的林杨;抗倭名将项志德;明代管一州司法、刑狱的林正亨(城里村);湖广按察使佘梦鲤;舍地收埋“屠城遗体”的谢名世;民族英雄林则徐(祖籍岑兜村),革命烈士陈振先;著名侨领印尼富豪林绍良(牛宅村)等等!

  福清境内闻名遐迩的唐陂、宋桥、元佛、明塔、清寨,海口镇就占了2个,”宋桥之卧波渡人,元佛之笑拥三界“,谓之一镇两“国宝”。

  图 宋橋——“海口龍江橋”它與龍海江東橋、泉州洛陽橋、晉江安平橋合稱福建省古代四大橋梁。

  图 元佛——“瑞巖山元代彌勒佛”被誉为“江南第一佛”的瑞岩弥勒佛石像,于元代至正年间,由邑人吕伯恭召集工匠精心雕琢而成。

  海口“七巧三奇特”的故事时代久远,往往伴随着人类的成长历程而经久不衰。故事大都以口头形式传播;如表达生活变富或弱者获胜的愿望,对于机智善辩的赞扬、对于愚蠢呆笨的讽刺等。情节夸张、充满幻想,大都表现了人们的良好愿望。现将“七巧三奇”故事记录于下,以飨读者:

  称为“海口第一高峰”的东岳山,因为山顶奇峰突起,像一口反扣的大锅,当地人又称其为“覆釜山”。山巅处至今还有贝壳化石,可见此山在若干万年(或许更早年代)前属于海洋地带,后因地壳变动,挤成山峰,这叫做地球造山运动。

  宋宁宗嘉定八年(公元1215年)在覆釜山东麓建一“东岳行宫”。此高规模宏大,屋宇九十九间,“海口凡百工程,十居其九”,且“显圣威灵”。因庙名显遐迩,而山随庙名称为“东岳山”。其庙虽于清嘉庆九年(1804年)毁于火而无存,而东岳山名称却一直延续下来。就是这样一座山,却有一种奇特的自然现象:每当久旱不雨的时候,只要东岳山顶出现云雾环绕其间久久不散,农民就会高兴地奔走相告:“东岳山戴帽,不过三日有大雨。”若当久雨不晴,人们希望雨过天晴的时候,如果东岳山浓雾仍不散,即使天已晴朗,不过一二天又会有大雨来临。据古代传说:远古时候,东、南、西、北、中五海龙王上天朝见玉皇大帝,其时东海龙王敖广上天,路经海口,见此地景色甚佳,就徘徊玩尝误过时间,不得上天,且被罚变成一山,就是东岳山。此山系龙脉,龙能行云布雨,“行云如喷雾,布雨降甘霖”,且有应验,故曰:覆釜大山巅,时雨欲降喷雾。

  海口后井村有一后生,姓林名茂藻,父母早逝,娶妻生有一子。夫妻两勤劳俭朴,过着小康生活。不过时时感到没有老人照顾孩子,未免羡慕别人家父母在堂,承欢膝下的乐趣。自然而然又怀念起自己的父母来。有一天,林茂藻到海口街卖菜,见有一个衣衫褴褛,满身生疮的老人,沿街叫唤:“谁要我做父亲!”人们听了未免好笑,视他为颠疯汉,不予理睬。而林茂藻却想到自己家中正缺一人照管小孩子和看守门户,何不请他住到自己家中。于是来到老人身边,说出自己的意愿。可老人满口说:“要当父亲不当佣人。”围观的人众,有的取笑,有的起哄,使茂藻愈感难堪。林茂藻赌气之下,说:“当父亲就当父亲,到我家来吧。”茂藻和他妻子对待老人,十分恭敬孝顺,老人甚为感动,早晚帮助操劳家务。不过老人所定宗旨:“日久才能见人心。”

  为了试试林茂藻的心地,一天,他让孙子故意失足跌倒天井,孩子被跌得哇哇直哭。茂藻夫妇闻声赶来,先扶起老人然后才去抱孩子。邻居叔伯们有的称赞他孝顺,有的责怪他不先抱孩子。茂藻夫妇说:“我们还年轻,没有了孩子可以再生,没有了父亲难找啊!”老人听进耳中,记在心上。

  光阴荏苒,不觉已到端午节,田里水稻正在扬花吐穗。老人一早从田间巡水回来,对茂藻说:“今天要去割稻。”茂藻听后甚感突然。但转念一想老人吃的盐比自己吃的米还多,老人的话说不定有道理!于是就拿起镰刀到田里去割,并遵照老人的话,把稻草晒干存起来。开始乡邻不解其意,传为笑谈。迨至农历七月半,大家才晓得其中奥妙。原来此时镇东卫养的一群军马全部病倒了。一天,有一过路医生对卫官说:“只有用端午节割下的稻草喂马才有效。”消息传开,马夫们都找到林茂藻家买稻草,果然草到病除,林茂藻从中赚到一笔大财。到了年底,老人对茂藻说:“自己出门多时了,想回家看看。”但又不说明家在何方,茂藻舍不得老人离去,再三挽留,老人固执要走,只好答应。并亲自送行。别时老人说,他床头有一包糕点留给茂藻吃。茂藻回来后,到老人床头一看,原来是一堆臭味难闻的大便。心想自己对待老人不周,惹起老人生气,他才如此恶作剧。便把家中养的一头大肥猪赶来把大便吃了。

  到大年三十日早上,茂藻把这头猪宰了,剥了毛后,正准备开膛破肚,全身不留一毛的白猪突然虎地跑了,直跑到村后一口井里去。茂藻追到井旁一看,不见踪迹,一再打捞,还是一无所有。此时,茂藻才省悟到老人定是神仙,一堆大便是老人考验他的“仙丹”,自己缺乏慧眼,错过良机,倒作成了白猪升天得道。这口井,后来人们叫它“白猪井”。

  话说海口镇自宋以后,人口骤增,到处凿井。至明代,竟出现“屋屋穿井”的景象。其中有三口井,名得特别,分别名为“响井”、“通海井”、“白猪井”。且都有故事传说。

  先说说“响井”:相传在明弘治年间(公元1488年至1505年)海口有一渔民,名叫项上林,他的妻子人称上林嫂,为人贤淑,勤劳善良,她每天带着丈夫讨海回来换下的衣服,到龙江书院旁大井边浣洗。有一天,突见井水浮动,井内“轰轰”响声不绝,回家后对丈夫谈及此事,项上林预感到“神灵示警”决定暂不出海。并传告乡邻亲友,劝大家不要出海。果然第二天风云突变,狂飙暴雨,恶浪滔天,外地出海的渔船多葬身鱼腹,唯有海口渔民,因得“响井”警,避过一难。

  此后上林嫂依然每天拿着衣服在井旁浣洗。细观井水,倾听响声。一听见井响,就传告乡亲们知道。海口渔民、船民靠这“响井”报警,避过了许多灾难。为了不忘上林夫妇的恩德,大家把“响井”叫做“上林井”流传至今。

  端阳节赛龙舟,这是我国两千多年来民间纪念屈原的一种活动,也是有益的水上运动。海口在历史上虽属称为“南蛮十八洞”的海滨“弹丸之地”,而赛龙舟的活动却也很早就盛行了,还流传一则“母鸡潭赛龙舟”的故事哩![2020-01-06]刘伯温高手论坛资料 还是近在眼前的台湾海峡

  传说在很早的时候,海口龙江境造了一条很漂亮的龙船,又选配了三十六个身强体壮、精力旺盛而划技又好的年轻划手,他们身经百炼,年年战胜敌手。这事引起不甘寂寞的龙江水宫中龙王的兴致,多年来端午节赛龙舟的热闹场面,他只能在水底听听声音,不敢在水面上观赏。因为龙王到陆地就会带来翻江倒海的巨浪,甚至招来,造成舟船倾覆、人命死亡,不用说没有玉皇大帝的命令,他这样做所带来的后果就是罪犯天条,而且人们也会惊得四散奔逃,龙舟赛也看不成了。因此他想自己训练一条龙舟取乐,但他的虾兵蟹将虽多,却实在低能,不管他怎样下死命令地严格训练,也练不成一支有素的划手。于是就别出心裁,想“请”一条龙船来为他每年在水宫中表演。这一年,龙江境“常胜”龙船竟渡到孟厝前的母鸡潭附近,突然船尾翘天,船头潜入水中,两岸观看的惊呆了,划手们并未觉察,依然使劲地划啊划啊,锣鼓也紧紧地敲打,眨眼间龙船不见。

  从此后,每年的端午节赛龙舟一开始,母鸡潭附近也就听到锣鼓声响,人们说,这就是那条龙舟在为龙王表演了。且不说过去是否有一条龙舟葬身江底,母鸡潭的锣鼓声不假,因为这块江中岩石高出水面,赛龙舟的锣鼓传到这里,引起反呼,相似北京天坛的回音壁,人们不理解,附成传说是很自然的事。自从赛龙舟活动停了以后,这里也就没有人再听到母鸡潭的锣鼓声了。

  北宋年间,位于龙江出海处的海口镇,相传住户“城内万三三,城外万四四”,密集的住家由官下尾沿着塔顶到陶园底,再由后井到登俊街,这中间隔着一个咸水湖,就是今天的塔下洋。这里,四通八达,商业兴盛,钜商富户云集此地,其中有三十六富翁祢为巨擘,他们经常凑集一处饮酒作乐,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一天,这三十六富翁又凑合一起,谈话间有人提起风水先生说,海口风水妙不可言;必出状元无疑,只是不知这花魁由谁家独占?一句话勾起三十六富翁抢占状元的欲望,他们计议:状元绝不能落在穷人家,为此要大做功德,大家捐资修造从东岸贤福挡到西岸赤屿凤山寺的龙江大桥。消息传开,海口城内外百姓无不高兴万分,因为两岸之间,江面宽阔,水深浪急,往来渡船历年来不知要沉没多少,修造大桥沟通东西岸已是几代人的心愿。不少人闻讯,纷纷找三十六富翁成立的造桥董事会,表示愿出资捐助,但都被一一拒绝,为的是富翁们怕这些百姓黔首捐了资就有抢得状元的机缘。

  三十六富翁抢占状元心切,董事会连夜筹资齐全,便到长乐县邀请来一位造桥名匠,即日动工。长乐师傅以为三十六富翁是真心做好事,也就废寝忘食踏勘设计,决定由东西两岸先砌起石堤坝,缩短江门,在一千四百二十八尺长的横江上打下四十一个桥墩,砌三十九个拱门,每个拱门上要用六条重达二、三十吨重的巨石做桥架,大桥尾造起两座石塔,接石塔到凤山寺铺下七尺长的小桥,全部用六米长五十公分宽的大石条铺起来。工程浩大,规模宏伟。

  这一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海口东西两岸锣鼓喧天,爆竹轰鸣,人山人海,欢声雷动,原来是造桥工程开工。站在前头的三十六富翁看着造桥能一箭双雕,既能赢得好名声,又可抢得状元光宗耀祖,个个好不得意,正在摇头晃脑间,一个衣衫褴褛、手持猪屎篮的老头子挤到他们面前,开口便要与富翁们搭腔。可是,一阵猪屎臭味直呛得三十六富翁掩鼻吐痰,任董事长的富翁认为大失体统,很不吉利,便一脚把这老头的猪屎篮踢下江中去,老头子并不生气,只“嘿嘿、嘿嘿”地笑着说:“你们有钱人真神气,大桥一字还未成划哩,派头就这么足啊?嘿嘿,嘿嘿……”走开了。

  时光荏苒,一晃六年过去了,可那填基的石头还没露出水面。三十六富翁本来就不是真心实意要修桥的,看看竣工之日遥遥无期,尚不知还要付出多少钱财,逐渐地对造桥师傅也怠慢起来了。长乐师傅见富翁们越来越吝啬,眼看大桥无望造成,便背起工具搭袋,告辞了。那位拾猪屎的老头看到造桥停工,提着猪屎篮又去见三十六富翁。这些富翁又要把他轰走,老头子却捋着稀稀疏疏的小胡子,“嘿嘿、嘿嘿”地笑着说:“这桥你们造不成,还是让我来造吧!”三十六富翁听后个个捧腹大笑,董事长指着江心奚落老头子说:“你这个嘿嘿不要说造整条大桥,就让你搭起急水三门也比登天难!若能搭得起,你子孙都可在桥上嗮猪屎。”老头子把猪屎耙往江心一指,大声说:“天地作证,就让我这个‘嘿嘿”独修那急水三门!”

  三十六富翁以为这个拾猪屎的老头讲疯话,也就冷笑几声走开了。可这个“嘿嘿”提起猪屎篮便去追赶长乐师傅,直赶到海口与阳下的交界处崎岭亭,才追上。这时,长乐师傅正坐在亭内为不能造好海口桥叹息再三。“嘿嘿”伯见到长乐师傅,喜出望外, 一五一十地把原委告诉他,要他回去帮他造桥,替穷人出口气。

  长乐师傅摇摇头,惋惜地说:“基石填了六年,还未露出水面,三门水太急,恐造不成了。”“嘿嘿”伯听罢又“嘿嘿、嘿嘿”地笑着,把猪屎耙往海口这边一指,对长乐师傅说:“你看,那是什么?”长乐师傅一看,喜上眉梢,一口答应立即归返造桥。原来他看到一群白鹤正停在三门急水那儿,这说明基石已快露出水面了。他俩回到海口后,穷人们听说纷纷前往帮工,“城内万三三,城外万四四”, 大家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工程进展迅速。“嘿嘿”又将自己平日耙猪屎耙得的三大缸银子捐献出来,买了色泽漂亮的桃花纹红石,铺在急水三门上作桥面。宋政和三年,即公元1113年,龙江大桥终于造成了! 雄伟的大桥横卧在龙江口,百姓个个欢天喜地,扶老携幼到桥上来举行竣工典礼,众人推举“嘿嘿”伯剪彩,羞得三十六富翁躲在家中不敢出来。“三十六富翁不如一‘嘿嘿’”的故事从此流传至今。

  海口瑞岩山石刻弥勒佛像,民间流传着有趣的故事;当年吕伯恭为了加快速度,就对领班老师傅说:要多请石工来刻。老石匠邀约同行,请了九十九个技术好的石工,可是要刻成什么样的佛像,大家心中无数,吕伯恭自己也未见过弥勒佛是什么模样,只好召集工匠们来商量。正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胖胖的中年大汉。

  此人面容和善,喜眉笑脸。看样子是急急赶路而来。他解开纽扣,袒胸露腹,自称是“西池村”人。听说吕伯恭捐资刻石是个大好事,特意赶来参加。他谦逊地说:我手艺不好,如大家不嫌就做个帮工吧。吕伯恭感到此人来了,刚好凑成百名石工,是个好兆头,就表示欢迎。这时有个小徒弟对班头说:“师父,这个刚来的大叔好福相呀!”一句话提醒了老石匠,心想按“西池”人的形象来刻不是很好么?他把自己的想法对吕伯恭说了,吕伯恭也觉有理。因为有了现成的样谱,刻石进度果然很快。不过有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每天早、午饭在工场吃,大家都没有注意,晚饭是在瑞岩寺天井下吃,十桌饭菜,只有九十九人就坐,一天两天,不来吃晚饭的都是那个“西池”人。大家感到奇怪。后来发现早、午饭,他也不来吃,这就引起吕伯恭的疑心,难道是“西天人”,自己错听成“西池”人呢?于是就暗中到西池村查问,村民们都说没有此人。吕伯恭省悟是弥勒佛亲自来参加刻石,感到非常高兴,也油然产生了虔诚拜佛的念头,当夜就焚香祷告,求弥勒佛保佑刻石顺利。可是这样一来,第二天西池不来了。吕伯恭怕泄露“天机”,就对石匠们说:“西池”人家中有事不会再来了,直到完工以后,他才对石匠们透露真相。“弥勒佛显圣”的消息传遍四乡,各地来焚香的、观赏的络绎不绝,香火直排到奈何桥头。

  从此弥勒佛的形象也被公认定型下来,还流传一幅有趣的对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海口城里“城隍行宫”,本来大门匾额大书“城隍庙”三字。行宫与庙有什么区别,老面姓本不甚注意,然而封建社会中的各级官吏对此却是十分讲究的。海口城隍庙改行宫,是明嘉靖年间知县许梦熊下令改的。“父母官”为何如此重视一个神庙的匾额,这里也有一则故事。许梦熊任福清知县之后,为了表明自己是“民之父母”的地方官,就到各地“体察民情”,许梦熊到海口,有否改革什么弊政,民间从来没有谈及,可见许公只不过是庸庸之辈。倒是他改神庙为行宫,老百姓说他:“胆小架子大”。

  原来许县官到海口,第一件事就是到城隍庙行香,走到神庙门口,见大门顶匾额上写着“城隍庙”三字,立即停步不进庙门。跟随他的手下书吏和海口镇官感到疑惑。见许公沉思片刻说:“海口城隍不过是镇官之职,本县是七品朝廷命官,进庙行香如何下拜?”说完挥手示意:回去。身边师爷感到不妥,趋身向前禀道:“老爷,既然到此,不拜一拜神灵,恐怕有碍老爷前程。”“是呀!神灵不佑,官运哪能亨通?”许梦熊为难了,倒是海口镇官灵机一动,向前说道:“老爷,以卑职看来,海口镇不应建城隍庙,国朝太祖于洪武十三年封天下城隍,只封府、州、县城隍爷,并未封镇一级。卑职听前任镇官说,海口城隍庙是供县城隍爷来镇巡查时的住辕,就象老爷今天巡察海口的临时衙署。”“啊!你说得有理”,许公心中的一块石头顿时落下去。于是对手下书吏下令,马上把大门匾额改成“城隍行官”,然后恭恭敬敬地进庙行香礼拜。从此,海口城隍神也晋级为“七品鬼官”了。

  北宋线年),海口登俊出一个“奇童”蔡伯希,后来他的老家地方海口人称作“奇童巷”,由于方言近音,到现在人们叫成“麒麟巷”。

  蔡伯希年仅三岁的时候,邻居有个举人父亲做寿旦,前几天举人就写了一篇祝词,为了词句华美,反复朗诵推敲。蔡伯希听过两遍后就能背诵出来,举人很感惊奇,对蔡伯希父亲建议,让孩子去应“童子试”。在举人的鼓励下,伯希父母决心送子进京应试。第二年,父亲带他进京,因家贫无资备马,只好背着四岁的儿子,一路步行到京都开封,确是非常辛苦。到进城门时,一个守门门监在盘查中知道他们父子是从福建长途跋涉来赴考,甚为感动。就对蔡伯希开玩笑说:“你骑父作马”,蔡伯希认为是对他父亲的侮辱,就对道“父望子成龙”,消息传开,哄动满京城。童子试开科之日,蔡件希背诵了宋真宗所作的“御制诗”。規宗非常高兴,又写了一首诗褒奖他:

  随即赐进士出身,授秘书正字,召为“东宫伴读”,陪太子(后来的仁宗皇帝)读书。有一天在宫苑学习画画,画了一幅农民生活艰苦形象的画,真宗看了以为对他的政绩有碍,很不高兴,问他为什么这样画?蔡伯希说,我居乡间知道老面姓穷苦,他们都是“蒿目菜色”。真宗听后感叹很久。由于伯希出身下层,熟悉农民生活,关心农民生计,朝廷后来任命他为“司农卿”。

  “和尚爸尼姑奶”的传说,是“七巧三奇特”中最为突出的一“奇”。“奇”在哪里呢?瑞岩寺的和尚和祈福堂的尼姑却生有儿子,这不是佛门犯戒吗?更奇的是和尚尼姑及其后来做官的儿子的泥塑像,竟然进入山门,祀在瑞岩寺右廊,据说是他们符合佛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教义。

  旧时到寺进香和游览胜景的人们,都要请住持和尚讲述这个故事:很早以前海上里(现在的平潭,旧时属福清县治,设海上、海下两“里”)紫菜坛有个姓林人家迁居海口。男人林好义肩挑卖菜,妻子王氏料理家务,尚未生育。家口虽少,日子却过得很艰难。一天,林好义挑菜沿街叫卖,一直卖到大桥头,到厕所大便时,看见矮墙上有一个搭袋,随手拣起却是沉甸甸的一袋银子,足足有一百两。好义心想,丢银子的人心里一定很着急,说不定会酿出大祸,于是在原地等待失主。过了个把时辰,果然失主来寻找。这失主也是平潭人,只因其兄欠交官府钱粮,被地方恶霸诬为“海盗”,捕送福清县衙究治。县官一面扬言:“案情严重,拟判死罪”,一面暗示手下书吏出面活动,授意被告家属出银子百两赎罪。为了救被告一命,除亲友相助外,还借了高利贷凑成一百两银子赶往福清县衙赎人。因心乱如麻,在厕所大便时把搭袋放在矮墙上忘记带走。好义听罢,二话不说就把银子还他,失主干恩万谢。

  林好义做了好事,却因耽误卖菜遭妻子王氏埋怨,引起夫妻口角。好义一怒之下,决计离家,到瑞岩寺做和尚。妻子王氏看他如此绝情,也横下一条心,去祈福堂做尼姑。其实王氏此时已怀孕在身,只是一时气忿,无暇顾及。过了一个多月,好义奉师父命到海口街化缘,傍晚回寺路经祈福堂,适逢大雨,只好躲在尼庵门口避雨。也是老天怜悯,大雨下个不停,一直下到天黑,王氏出来关门,见丈夫在门口,心想自己身入空门,“六亲不认,一尘不染,”不能再和丈夫见面,就返回后院,向师父老尼禀告原委。老尼便请好义进庵,劝他们夫妻还俗。怎奈好义心灰意冷,无心再留恋红尘,只好借偏院住宿一夜,第二天就回到瑞岩寺。后来王氏在尼庵产子,取名“岩生”。

  转眼过了八年,王氏心想儿子该送去读书,就托一位师姐带着岩生到瑞岩寺认父。好义看到酷肖自己的儿子,心中深处的父爱油然唤醒,含泪把儿子送到瑞岩寺对面南阳境书斋中读书。这书斋里一伙顽童经常嘲笑他是“和尚与尼姑生的”,岩生怀恨在心,说:“有一日我做了大官,你们全村都要‘扫帚过刀、鸡犬不留!”

  后来,岩生果然中了状元,昔日同窗们也长大了,后悔当年羞辱他,现在怎生是好呢?想来想去,唯有全村迁居避祸,才是办法。于是全村人拆屋移居山下村。临走时各家扫帚都用刀砍成两截,杀了鸡犬,留下鸡毛狗皮,丢满村前。岩生回乡到瑞岩寺拜父,说及当年被羞辱之事,林好义劝儿子不可报私仇,说南阳境已“扫帚过刀,鸡犬不留”,村民也已畏祸迁居,知过能改,不应再计较了。岩生遵父命不再追究,倒是南阳境父老感激林好义“慈悲为本”的恩德,在瑞岩寺右廊塑祀他们一家泥像,世代供人瞻仰。

  近数十年来,福清民间传有这样顺口溜:“海口桥,利桥塔,前潘蛎,下桥蛤”,其实在七十多年前,海口的瑞峰塔据老人们说,比瑞云塔还高出八尺,此塔虽已于公元1913年倒塌,但从北宋宣和年间到二十世纪初的八百年间,颇负盛名,因此,似有记述的必要。

  在海口桥落成的第三年,即北宋徽宗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有一和尚法号道懋禅师在麒麟山(塔山)峰倡建七级石塔,历时二十年才建成,费资三万缗,名命“普光万寿宝塔”。因麒麟山又命名瑞峰山,塔亦另名瑞峰塔。塔式完全按佛教所谓“七级浮屠”建造,塔身刻有佛菩萨像数千尊,每个佛像皆勒其名号。每级门上,具刻有梵典秘字,均取诸藏经文。塔门装有一块“响石”,用手指弹扣,会发出铿锵的响声。又在塔旁建一塔寺,寺前另建一小塔,名“阿皇塔”。过一百四十二年,到南宋度宗咸亨二年(公元1266年)海口镇监镇(浙江金华人)王舆又募缘重建塔身,塔门两旁镌有小楷为记。元朝至正三年(公元1343年)福州廉和尚(法号海崖)游方至海口,见此塔建造“附合佛法”,很受感动,就把化缘所得之资,从山脚铺一条石路至塔座,从此游塔的人们行走甚感方便。明万历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本镇举人林允佐、林有台以及诸生林春荣、项大堪、郭应时等倡议开局功德祠内,改塔原石顶另铸造镂花大铜盘,盘上铸七级方茄葫芦顶,八面铁绳系于盘葫芦顶上。阳光照射下,数里外可见双金辉煌四映,光彩夺目,蔚为壮观。

  清初海口人士林以宷说:“我到过金陵,登过报恩塔,入关中见过泾县洪乐镇木塔,宏敞倍于普光,但佛像寥寥。其他金山、虎邱、温陵东西塔,比之普光都不及。”接着赞叹“不知海隅弹丸,何缘得高僧创造佛法,岂非天作乎!使此塔在通都冲要,则日所鉴赏者不知几千几万人矣,镇人宁可以近而忽之哉。”可见,瑞峰塔当时确非常塔可以比。林以宷没有提到瑞云塔(他不会没有见过瑞云塔),这说明比之普光塔,瑞云塔逊色远了。

  海口是福清千年古镇; 古有“小杭州”美称。明代军民抗倭寇可歌可泣的事迹,以及“七巧三奇特”、“一日去海口,三日讲勿会了”的典故等,光耀泉壤。如此之邑岂可无志。于是,明代万历年间东瀚万安举人欧应昌,虽说家距海口百里,却深爱瑞岩名胜,以通儒之才,住瑞岩山3个月,专修《瑞岩山志》,其体例严谨,记载详实,文字亦佳。

  惜刊刻无多,且历时400多年,至今成为孤本;清初布衣林以寀亲历海口繁华和破败后的荒凉,感慨之余,撰修《海口特志》。民国初年的乡塾先生林宜恒,关心地方兴衰与民间疾苦,直书当时的弊政和陋习,编成《续海口志》。后两志均因寒儒无力刊刻,只手抄本传世,至今几成孤本。

  我市民间文艺家俞达珠多方搜寻,集得上述三志书稿,经点校、补遗、整理后,命名为《海口志》,由侨贤许孙雄支持,于1994年交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出版。全书约20万字,系《瑞岩山志》、《海口特志》、《续海口志》三个部分组成。三个部分虽非系统著述,而所记历史陈迹,前代规章,亦历历可数。

  《海口志》既收录散记、诗词、题刻、碑文、史料、传说、逸事等,又收录今人所编写的几则民间传说及集校者的长篇故事《三奇七巧说海口》等,它的出版对于研究海口镇当时的人文和社会变迁提供重要的文史资料。